政院暴力驱离现场指挥官一审无罪!司改会:黑警滥权难追诉
2021-09-27
台北地方法院刑事庭今(23)日就“324行政院驱离事件”自诉当时指挥现场员警暴力驱离的指挥官重伤害未遂、伤害及强制乙案,进行一审宣判。   图:撷自司改会官网

台北地方法院刑事庭今(23)日就“324行政院驱离事件”自诉当时指挥现场员警暴力驱离的指挥官重伤害未遂、伤害及强制乙案,进行一审宣判,结果是时任北市警局大安分局长薛文容及南港分局长杨鸿正皆无罪。对此,义务律师团表示遗憾,同时发表声明指出,台湾版黑警滥权追诉路艰辛。

于2014年3月太阳花学运期间发生的行政院暴力驱离事件至今已逾5年,上个月甫宣判的前立法委员周倪安自诉时任台北市警察局长黄升勇杀人未遂、重伤害及伤害乙案],是首件相关自诉案件宣判。义务律师团对此结果表示遗憾,因为法院承认现场员警对民众滥行施暴,却仍认定当晚担任驱离行动总指挥官的黄升勇“什么都不知道”,让有权下令的长官,可以在科层体制的保护伞下轻松卸责。

义务律师团认为,黄升勇还有不在现场的借口脱免责任,但杨鸿正和薛文容则是在驱离现场督军的第一线指挥官,对于现场员警在各处以警棍、警盾、黑拳、黑脚攻击和平静坐的人民,竟然没有任何作为,甚至放任高压水柱朝民众头部及身体直射,造成许多民众受伤,如今也获得一审无罪宣判。

声明指出,该案相关证人出庭时曾证述,当318运动甫发生时,立法院员警其实是扮演著保护民众的角色,但2014年3月23日当晚在行政院,员警态度却一夕风云变色,转为毫不留情地对民众施暴。在诉讼过程中,律师团不断强调,向来秉持依法行政的基层员警们,若没有上级的下令与放任,第一线的员警胆敢对手无寸铁、和平静坐的人民施暴?指挥官对于现场员警的暴力犯罪,居于支配的地位,除了他们,还有谁更能保护现场民众不受员警非法暴力加害?这些现场指挥官们为完成上级长官下令限时驱离的任务而不择手段,不惜以违法暴力的手段达到驱离的目的,正是当晚人民见血受伤的原因,撕裂警民信任的元凶。

但该案一审法院竟判决薛文容、杨鸿正无罪,亦即认同现场指挥驱离行动的薛文容及杨鸿正对现场员警施暴行为可一概推诿不知、毋需负责。义务律师团对此深表遗憾,认为司法并未尽到其追究国家暴力的责任,亦辜负社会对于自由民主的期待。

声明强调,回到今时今日,身处台湾的我们每日每夜同步看著香港黑警如何使用显然逾越比例的方式攻击民众、驱散人潮,我们如何不回头反省,自诩民主自由的台湾,是如何放任五年前3月23日晚上那些“台湾版黑警”躲在黑衣、黑盔及盾牌后;如何纵容这些警察长官们,继续推诿卸责。我们又如何不感到失望,台湾的司法人员没有足够的勇气,践行在行政滥权后国家权力分立的制衡作用。

律师团将会与当事人研究及讨论上诉事宜。我们仍衷心期盼,正义的曙光能照进蒙面警盔之后,台湾的司法能让威权统治时期国家暴力“有被害者、无加害者”的悲情历史,不再重演。

台北地方法院刑事庭今(23)日就“324行政院驱离事件”自诉当时指挥现场员警暴力驱离的指挥官重伤害未遂、伤害及强制乙案,进行一审宣判。结果时任北市警局大安分局长薛文容及南港分局长杨鸿正皆无罪。 义务律师团认为,黄升勇还有不在现场的借口脱免责任,但杨鸿正和薛文容则是在驱离现场督军的第一线指挥官,对于现场员警在各处以警棍、警盾、黑拳、黑脚攻击和平静坐的人民,竟然没有任何作为,甚至放任高压水柱朝民众头部及身体直射,造成许多民众受伤,如今也获得一审无罪宣判。